Home > 北京赛车资讯 > 正文

领略名师风范,品读“正道”语文

这个4月注定不平常, “马航失踪”“韩国沉船”让人揪心,娱乐界也是喧喧嚷嚷,你方唱罢我登台。我的小城也颇不寻常,一个如花的生命纵身一跃,让人触目惊心。在这喧嚣的世间,几乎每周都有一个噩耗,听惯了种种唏嘘叹息,神经渐次麻木。近似于不喜不悲,近似于机械工作,过着看似平静但骨子里却依然有些不甘的生活。

深夜扪心:作为一个语文教师,接受文明和传承文明是我的历史使命,而我在究竟做到了多少?

记得有位大师说过:“一个人精神的成长是靠阅读和写作完成的”。多年以来,我孜孜以求,认真读书,勤于练笔,希望以此完善自我,弥补知识的缺陷,使精神迅速成长起来。那时候,我最大的梦想便是能够培养出一个让自己终身崇拜的学生。为着这个梦想,我苦苦追寻。可是,面对一届又一届渐渐疏离语文的孩子,面对越来越不再痴迷书籍的孩子,面对自己苦苦追求了20年的语文,面对一波又一波的课改,面对令人眼花缭乱的“新理论”,我无所适从又倍感失落。然而习惯使然,从短暂的迷茫中徘徊后又迅速调整自己,试图以开放的心态和能动的理念来适应新变化。

日子就那样从凝然的眼中飞逝。当所有的苍凉告退,面对生活中的诸多无奈,作为一个普通教师,我喟叹,我焦灼,我深深地感到当年 鲁迅先生那种“哀其不幸,怒其不争”的忧愤深广。怎么办?混吧!不!这是灵魂深处的呼喊。平心而论,我没有混过,只是激情少了,怠惰多了;创新少了,保守多了;甚至面对我痴爱的文字,也兴趣大减。

彼时,突闻师傅QQ留言:417日钱梦龙、于漪将最后一次出山,在双流中学作学术报告。钱梦龙?于漪?我不相信地擦擦眼睛,没有看错,这是千真万确的。天,这样的惊喜,岂能用语言表白?要知道,二老是天上飞的神,自从踏上工作岗位的第一天,就知道语文届的这两大泰斗,20年来他们一直是我精神的归依,当我屡屡退缩时,当我茫然无措时,我总会翻翻二老的教案,想想他们说的话。现在,我的精神领袖真的要出现了,狂喜万分。

于是,便掰着手指翘首企盼。

417,这一天,清晨5:13分醒来。窗外,雨正下得紧。滴滴答答,敲打着雨棚。竟担心了很久,钱老、于老如此高龄,会不会来?

就那样,在忐忑不安中,清晨6:25我出发了,汇合了我的师傅和同窗。汽车在雨雾朦胧中穿行,两小时后我们到达了双流中学学术厅。偌大的讲堂已经是黑压压一片人群,幸运的我们找到了座位。

这是一次语文届的盛会——首届全国“正道语文”高端论坛学术研讨会。这里,语文届的精英们济济一堂,或发言或授课。除了赫赫有名的钱梦龙先生,肖培老师,还有成都本土的程一凡、李华平、谢名春、刘永康、陈勇、刘小芳、陈剑泉,还有华东师范大学博士生导师倪文锦教授,广西贺州学院的林润之老师、重庆古南中学的欧循刚老师。他们的发言也好授课也罢,都是围绕此次论坛的主题——回归语文正道展开,都对我们当今的语文课堂教学作了创造性的探索或深刻反思,也为我们今后语文课堂教学的应有之义提出了他们的意见和看法。他们的发言或徐或疾,或激昂或平淡,对虔诚学艺的我来说,均可谓醍醐灌顶。然而最让我感慨良多的当属肖培东和钱梦龙老师,且让我重温那些精彩的片断,拾取那些思维的火花,以此来绚烂我的语文天空吧!

听课篇

一、肖培东:春酒一杯家万里,一切皆在文字中

第一堂课,便是《春酒》,授课者肖培老师。知晓这件事,是一种惊喜。

这堂课完全没有花架子,全文的思路如下:导入——一句话内容——品读标题,导入情感——品味语言——佐证情感。整堂课围绕“春酒里蕴含着什么样的情感”这个主问题来展开教学,以情感为主线掌控着整堂课的内容,无论是内容的归纳,还是语言的品味,都紧紧围绕这个中心进行。整堂课看似“形散”,实则“神聚”。教者貌似在和学生拉家常,其实在一步步“逼近”目标。如同一篇美文,前呼后应,浑然一体,如行云流水,一气呵成。如春风化雨,润物无痕。这堂课,自始至终弥漫着浓浓的情感,教师在语文教学中找到了幸福,学生在语文学习中体验到了快乐,台下的我读出了语文教学的尊严。

我亲眼目睹那些孩子在课堂上从最初的拘谨、矜持到渐渐活跃,慢慢参与,慢慢融入课堂,慢慢迸射出的种种情感:或自豪,或快乐,或愉悦,或淳朴,或宽容,或陶醉,或忧伤,或惆怅,或心酸。凝神细思:是啊,很多时候,或许由于我能力所限,误会了孩子们,耽误了他们的青春时光和心灵,他们不是情感的匮乏者,他们仅仅是需要厚重的知识和丰盈的情感而已。

高山仰止,我注意到那些年轻教师的眼中迸射出的是一种叫做崇拜的情愫,座无虚席的大厅,近2000人静静聆听。而我,也是那激动的一员,虽然我并不年轻。在我,肖老师是一座高山,不仅在于他的高度,更在于他的宽度,他的亲和度,他那对语文的深沉的情感,那些渲染着深厚情感的片言只语,慰藉了我多日的烦忧,熨平了我多少带着浮躁功利的时代褶皱。

让我再来回顾一下那些课堂花絮吧!

师:思考下哪里没读呢?

生困惑不解,陷入沉默中。

师:标题没读。

生恍然大悟,情不自禁地小声读出标题。

师:你从标题中读出了什么样的情感?

生沉默。

师:好好想想,你能读出你的“春酒”来的?

1(迫不及待):绵长思念之情。

师:你能大声读出这种情感吗?

生反复读,师泛读。(以下生渐渐活跃,进入情境)

2:自豪之情。

3:平淡之情。

4:悲伤之情

5:回味之情,平静中的思念,甜蜜的回忆。

6:快乐之情。

7:遗憾之情。

8:一丝的惆怅,满腹的心酸。

9:陶醉之情。

……

师:标题本身就是全部文本内容的凝聚。请试着用两种语气解读:陶醉和忧伤。并想想看:文中哪些句子能够支撑你的这两种情感?

(行课自此,转入对语言的品味,但这种品味不是为品味而品味,而是为了主问题——为体验情感而品味语言)

1:我是母亲的代表,总是一马当先,不请自到。

2:肚子吃得鼓鼓的,跟蜜蜂似的,手里还捧一大包回家。

3: 打开来,酒香加药香,恨不得一口气喝它三大杯。母亲给我在小酒杯底里只倒一点点,我端着、闻着,走来走去,有一次一不小心,跨门槛时跌了一跤,杯子捏存手里,酒却伞洒在衣襟上了。抱着小花猫时,它直舔,舔完了就呼呼地睡觉。原来我的小花猫也是个酒仙呢!

……

(接下来便引领学生分别从成语角度品味语言,如“一马当先”;从修辞角度品味语言,如“跟蜜蜂似的”;从动词角度品味语言,如“舔”“靠”;从数量词角度品味语言,如“三大杯”;还从虚词角度品味语言,如“也”。无论哪种品味,始终不离快乐、陶醉的情感。在种种品味下,师巧妙过渡,再引入品味忧伤的情感。)

4:究竟不是道地家乡味啊。可是叫我到哪儿去找真正的家醅呢?

师:请大家看看能否将此句改为:真正的家醅已经不在了?为什么?

1:课文是问句,引人深思。改文是陈述句。

2:课文好像让人看到作者望眼欲穿找“家醅”的愿望。

师:是啊,作者忆春酒——唱春酒——找春酒,可是却隔着千山万水,母亲已经不在,作者却还在固执地寻找。琦君说过这样一句话:我只是朴实地用肤浅的文字,传递出我的点滴心声,这一字一句里有我欢笑,我的眼泪,有我对过去不尽的怀念,对未来无穷的希望。”请你读出那种缠绵的忧伤、思念、等待、怀想、惆怅、寻找。

生读前三句,读得欢快流畅,将末句读得缓慢凝重。

师:此文有两种风格,前面是单纯的孩子的视角,后面才是大人的视角。文中琦君是母亲的孩子,村人的孩子,中国文化的孩子。春酒一杯家万里,一切皆在文字中。琦君的文字总在不经意间感动了我们,感动了世界!

这个案例的给我带来几点启示:

第一,语文课堂教学应该充分发挥教师精彩的“导”,引发学生大胆的“悟”,抓住文本的情感之路。

第二,认真解读文本,细致、深入、玩味地阅读。语文教师必须对文本有个性化的解读,个性化的体验。

第三,应磨练课堂教学的内功,让学生遵循“语文正道”。达到叶圣陶先生所说的“教,是为了不教”的目的。

第四,文如其人,课如其人。本堂课达到了教者、学生、作者的情感统一,作者的春酒“静静酿造,慢慢发酵”,这也恰如肖老师的课堂“文火熬炖”,牵一发而动全身,酥软醇厚,令人回味无穷。

二、钱梦龙:语文要走正道,教学要有训练

如果说肖老师的课是一杯酸酸甜甜的春酒,那么钱梦龙先生的讲座就是一杯浓烈醇厚的老白干。传统地道,带着那个时代的语文人的执着、良知、热情、真诚、传统。

80高龄的钱老出现在讲台上时,望着他那睿智的斑驳的前额,望着他那道道深纹,望着他饱经风霜的淡然,过往便清晰起来,关于他的回忆便浮现出来:全国著名特级教师、语文“导读法”创始人,“南钱北魏”的传说,“三主”教学法,聪明面孔笨肚肠,小学留级两次,初中学历,语文届的泰斗……我默念着:我的偶像、我的导师、我的精神领袖。

当他坚持用沙哑的嗓音作完报告时,满座寂然,继而,全场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,经久不息。

那一刻,那沙哑的嗓音如杜鹃滴血,声声哀鸣;那一刻,我的耳畔始终回荡着这首诗:

假如我是一只鸟,

我也应该用嘶哑的喉咙歌唱:

这被暴风雨所打击着的土地,

这永远汹涌着我们的悲愤的河流,

这无止息地吹刮着的激怒的风,

和那来自林间的无比温柔的黎明……

然后我死了,

连羽毛也腐烂在土地里面。

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?

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……

当我沉浸在钱老的沙哑的嗓音里时,我禁不住担心,怕钱老支撑不住,怕他如那只“小鸟”一样从此飞走。

当然,所幸的是,我的担心是多余的,钱老声音虽然沙哑,但精神是矍铄的,思路是清晰流畅的,其言亦善亦真亦振聋发聩。

最初,钱老的开场白是风趣幽默的,那是一种大彻大悟后的自我调侃。然短暂的轻松后,便进入了主题,话题立刻变得严肃起来。且让我来全程回顾一下钱老的发言吧!

钱老的发言综合起来就是三问:

第一问:语文教学是怎样偏离正道的?

第二问:语文教学的正道在哪里?

第三问:正道语文为什么必然重视训练的价值?

(一)我们已经走得太远,以致忘记了当初为何出发

关于第一问,钱老认为语文教学的有些道理,原本不复杂,可是经过专家们一次次解读,变成了“四不像”的怪胎。

1、不可捉摸的“语文素养”。语文素养是什么?钱老认为,新课程定义的不准确的,是模糊的、飘忽的。

2、朴素迷离的“定性难题”。关于语文学科的性质,长期以来,百家争鸣,各执一端,简直莫衷一是,从基础性、工具性到人文性的长期争执,种种“性骚扰”下,“新课标”终于得出权威性结论:语文是工具性与人文性的统一,至此结束多年的论争。结论一出,万马齐喑,看似各方受到安抚,实则这个“定性”是值得怀疑的:其一,“两性”统一的特点并非语文课程所独有;其二,“两性”的关系表述上,尽管强调“统一”,但始终“两性轮回,彼此消涨”。其他所有国家都在进行母语教学,但从未像我们这样“纠结”于母语的“性质”问题,怪哉!

3、食洋不化的理论引进。语文届的新锐们大量引进国外理论,试图以“洋理论”来诠释我们的母语,如此一来,把本已经十分复杂的语文教学更是抛到云里雾里、越来越复杂的局面。例如,“师生无差别论”显然是从罗杰斯的“非指导性教学”引进的洋理论的变种,但曲解了这种认识。持这种观点的人看不到教师在教学中的重要作用,混淆是非的结果,弄得一线教师无所适从。

4、刻意求怪的“解读”。叶圣陶先生说过“语文老师是引导学生看书读书的”,这就必然要求教师应具备解读文本的功力,但这是一种“教学解读”,不属于欣赏解读的随意性,不必像研究性阅读那样求深度。若脱离文本和学生实际,语不惊人死不休,一味求深求怪求新,会将语文引入歧途。例如:某新锐解读《愚公移山》居然读出“愚公”是一个自私、狭隘、目光短浅、愚蠢的神经病,这样离谱的解读还不算,还请了两大外国人作点评。此种解读令我们情何以堪?照此说来,夸父就一个神经错乱的老头,追太阳不是找死吗?而精卫,更错得离谱,竟然想以蜉蝣之力撼沧海?

这样的解读显然忘记了“愚公”也好,“夸父”也好,“精卫”也好,他们不过是人们的主观臆造出来的形象,代表原初人征服自然的美好愿望而已,如何能来“实”的对应?中国文化本来讲究神似,西方文化求形似,这是两种审美境界和审美意象的差别,以西化的方式解读我们的传统文化,简直是对母语的亵渎。

于是,我们不得不回到原点,追问一下:中小学究竟为什么要设置语文课?说得直白一点,语文教学究竟是干什么的?

(二)语文“正道”就是使学生正确理解和运用祖国语言文字

任何国家都在中下学开设语文课程,而且都把语文作为一门重点课程;虽命名不同,但目的都是教学生学习本国语言。《语文课程标准》将语文的目的界定为:正确地理解和运用祖国语言文字。

使学生正确理解和运用祖国语言文字,这就是语文的正道。以此观之,语文素养就是语文素养,无须多言;对语文课程定性多此一举;应尊重本民族在长期的母语教育实践中留下的宝贵意见,不能数典忘祖。语文教学就是通过范文的教学和读写听说训练,培养学生正确理解和运用祖国语言文字的能力。然而,我们“课标”对语文却附加了太多的功能,太多的目标,仔细解读《语文课程标准》(高中版)中对语文的定性实在让人为之乍舌。语文稚嫩的肩膀怎么能扛起那么重的担子?

那么,强调语言的操练是不是放弃道德等人文的东西?答案是否定的。学生通过对范文的诵读,必然受美文的熏陶感染,在潜移默化中达到润物无声的理想境界。所谓的“两性”统一,也只有在文本解读中完成。

因此,教语言不仅仅是语言问题,不是反对品德教育和人文熏陶。是啊,当学生朗诵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时,能够不感知到那种忧以天下、乐以天下的高贵品质吗?当读着“哀民生之多艰,独怆然而涕下”,难道不为诗人那种忧民情怀吗?

其实,只要语文教育真正着眼于本民族语言的学习,那么那种游离于文本的喋喋不休的说教就会不存在。

(三)正道语文必然重视训练的价值

训练是教学过程中师生的形态,训练叫做“在学习中学会学习”,就如同游泳一样,只有在训练中才能学会游泳,否则,再多的理论也是枉然。教育本身就是训练,取消训练就是取消教育。正如叶圣陶所言:学生须能读书,须能作文,故特设语文课以训练之。最终目的:自能读书,自能读文。但反观我们的《语文课程标准》,却没有能明确地提出训练这一点,彷佛一提训练就是应试教育,就会被新锐批评。事实上,哪所学校,哪个学生没有进行试题训练呢?

语文走正道,不是教学方法的改革,而是课程理念的“守正”,是朴朴实实的语文之道,不搞花架子,要教会学生学习

感悟篇

钱老的三问如黄钟大吕,掷地有声,叩响我日益麻痹的神经。这让我忆起已经去世的季羡林老人,他的临终追问,直逼当前中国教育。是啊,老之已至,其言也真。这些老人们,他们站在民族的立场上振臂高呼,他们站在文化的阵地上叩问教育,他们本着对后代负责的角高度责任感驱使下,说真话,抒真情,希望子孙后代能够把根留住,做一个有根的人。我们的子孙后代不能做精神的吉普赛人,不能让灵魂无所归依。因此,他们能在耄耋之年,却始终站在教育一线,追问教育:我们是不是走得太远,以至于忘记了我们当初为何出发?

在钱老面前,我是一棵芥草,仰视着他,解读他忧愤深广的内心,我听到了他灵魂深处的呐喊,听到他心灵深处的痛与伤。那么,普通人遭遇过的林林总总,那些尘世间的无奈、痛苦、焦灼、不公一定也曾光临过他。然而,岁月的沧桑却没有撼动他奔走呼号的心,他如此奔波所谓何事?

不就是让我们语文教师守住心灵的一方净土,摆脱那些功利性的机械训练,摆脱那些令人眼花缭乱的新锐名词,守住我们民族文化的根,在接受文化和传承文化的使命中一路走好吗?不做一个误尽苍生的语文人!

于漪老师因病未成成行,估计此生没有机会零距离接触她老人家了,于我真的是一种遗憾。

在遗憾中踏上归途,一路上,同窗聊起某位数次在公开场合放言“要将自己的名字变成金钱”的所谓“成功人士”,突然间,对那位“可怜的”同行原有的好感荡然无存了。该说功利呢还是说大胆?似乎任何一种都不恰当。于是,我缄默了。现世生活,我们都是烟火人生,如何能苛求别人对名利的追求?就是我,何尝不希望能够过得好一点,轻松一点,不那么劳心劳力,可是可是,这样的认知让我怎能苟同?

然君子爱财,人家取之有道;君子爱誉,人家也师出有名。无可厚非吧!看来人和人的理解的不一样的吧!

我也想像钱老那样三问:第一,教师的时间去哪儿了?做这样那样的材料有价值吗?真正的教师该承载什么样的责任?以我看来,教师的天职就是教书育人,就是课堂,就是潜心育人。我惟愿各种各样的检查能少点,这样那样耗时耗力,浪费我们时间和精力的花架子能少点。检查作业呀,培优辅差呀,这些我们做得还少吗?非要折腾我去耗费我原本少得可怜的解读教材的时间吗?就算不睡觉不休息不吃饭,一天也只有24小时,为什么要课堂教学外要做那么多无聊的事情?

不过追问归追问,牢骚归牢骚,万般无奈下我且守好我的语文。这是我心灵的一方净土。惟愿能少一点花拳绣腿,多一点真材实料;少一点无限演绎的推论,多一点实实在在的解读;少一点是是非非的纠结,多一点真真切切的传承。做一个对得起良知、对得起语文、对得起文字、对得起孩子的语文教师,这就是我所有的出发点和归宿。

上一篇:女生当街向男友下跪,因男友嫌弃非处女
下一篇:随笔日记:那些如花一样绽放的日子
pk10微信群|北京赛车微信群|北京赛车群-赛车微信群发布中心

pk10微信群|北京赛车微信群|北京赛车群-赛车微信群发布中心

离高考仅剩29天!

离高考仅剩29天!

五四青年节

五四青年节

快手,抖音,火山小视频、内涵段子等app相继关停,下一个会不会轮到腾讯游戏?

快手,抖音,火山小视频、内涵段子等app相继关停,下一个会不会轮到腾讯游戏?

合肥新婚夫妻花3万6布置婚礼礼堂 新娘:看起来像灵堂

合肥新婚夫妻花3万6布置婚礼礼堂 新娘:看起来像灵堂

一线教师痛呼:我拿什么来拯救你,我亲爱的孩子们!

一线教师痛呼:我拿什么来拯救你,我亲爱的孩子们!

【一句话】又是一年高考时

【一句话】又是一年高考时

发表评论

昵称 *
邮箱 *
网址

沙发空闲中,快来抢!